未分类

手机黄色小视频

  手机黄色小视频 “你还是联系一下吧,她远道而来,不熟黎水,若出事了呢?”湛昱梵双手负在身后,视线一直追随着她背影。

   “会吗?”陆漫漫心一紧。这还真有可能,不然为什么她突然就没消失了呢?

   “打电

  话。”湛昱梵一手放到耳边,做了个打电

  话的手势芾。

   陆漫漫无奈地摇头,愁眉不展地说道:“我没有她的号码,五年多前微信也不流行,我们都是用QQ联络的,发邮件。”

   “五年前吗?”湛昱梵沉吟一下,慢步走了进来。

   桌上的菜已经凉了,他看了看,顺手拿起了冰桶里的那支红酒。修长的手指在瓶身上轻轻敲了两下,低笑道:“你的这位朋友,很有钱。”

   “可能吧,若是我请客,可不敢让她到这里来。”陆漫漫看着冷掉的菜,小声说道。

   湛昱梵把酒放下,沉声道:“我怎么有种预感,她不会来了。”

   “你会算命啊。”陆漫漫又给沉默发了条短信枞。

   “沉默……最近黎水有个大人物,也叫沉默。不会是他吧?”湛昱梵走到了朝向大街的玻璃墙,缓缓伸手拉开了纱帘,然后轻轻推动玻璃门。

   “别开玩笑了,我和沉默语音过,是女生。这门原来能打开的。”陆漫漫好奇地起身过去。

   这是一个小阳台,很窄,全部放着鲜花。人站在花丛里,看向外面的灯景夜色,是一种享受。陆漫漫一扭头,看到了纪深爵。他和那个明星也在阳台上,那女子挽着他的手臂,正仰头看天空。

   何静晒拍纯真美颜

   嗖……

   对面公园的放焰火了,一簇一簇地点亮暗空。

   陆漫漫一直在看他们,这个女孩子虽然出身娱乐圈,但脸挺清纯的,也年轻,站在纪深爵身边非常般配。

   郎才女貌,一双璧人……她脑子里闪过这两个词,心里头又不舒服了。

   这叫什么事呢?她凭什么不舒服,她又不是纪深爵什么人。短短几天相处,哪来的喜欢之说?不过是被纪深爵占去了便宜,心有不甘罢了。若真是气不过,以后讨回来就行。

   心里乱七八糟地想,但这双眼睛却克制不住,一直盯着纪深爵看,用了全部的力气,也没能把脑袋转过来。

   她又骗自己,只是好奇那个小明星是谁。

   “她是谁啊?”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。

   “你不知道吗,最近刚火起来的,叫丁夏茗。OT要找她拍广告,是纪深爵御笔亲点的。”湛昱梵突然往她耳边俯过来,手指轻轻地勾过她的发梢,姿态亲昵。

   “你也追星啊……我很少看电视,没时间。”陆漫漫耳朵发痒,连忙转头看他。

   “嘀嘀……”

   她手机响了,是沉默发来的。

   “在机场临时接到通知,改去青岛。下回一定来。”

   “好吧,工作顺利。”陆漫漫很难过,慢吞吞地回了两个字。

   “难过了?”湛昱梵弯下腰,脸凑到她的脸前看,一双眼睛笑眯眯地凝视着她的眸子。

   “哦,很难过。”陆漫漫转头指桌上的菜,叹气道:“她没付钱,我得付帐啊!”

   “嗯,我请。”湛昱梵把胳膊给她,笑着说:“我们两个单身汉,不如今天彼此委屈一下,冒充一下对方的情人,安慰安慰对方?”

   “你不要陪母亲了?”陆漫漫惊讶地问。

   “我母亲若知道我现在要陪美丽的姑娘,她肯定会坐着火箭离开,并且把这道门给我们锁上。”湛昱梵朝门口呶了呶嘴。

   “你真意思。”陆漫漫被他逗乐了。

   湛昱梵的眼睛亮了亮,低声说:“漫漫,你笑起来真是漂亮。”

   “当律师的确实嘴上功夫厉害。”陆漫漫快步过来,拉开了原本让沉默坐的椅子,笑着说:“行了,我反正欠你一顿饭,今天我请,了一件心事。”

   “怎么办,我想让你一直欠着。”湛昱梵给他母亲打了通电

  话,笑着过来,在她对面坐下。

   “我不想欠你,鉴于这顿饭挺贵,所以就算现在已经冷了你也忍了吧。我真饿了,别罗嗦了,我们吃饭。”陆漫漫把衣袖一卷,拿起了那瓶酒,姿势极为标准地倒了两杯。

   “哪儿学的?”看着她流畅的动作,湛昱梵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接过了酒杯,轻轻摇晃。

   浓烈的酒在杯子里晃出明艳的光,映在他乌黑的瞳仁里,像两簇火苗。

   “那时候刚和韩凌在一起,我知道他家里很有钱,为了不在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丢脸,我去学过礼仪。”陆漫漫抿了一口酒,小声说:“嫁入豪门,多少女孩子这样想啊,我也想。”

   “换一个,豪门多的是。”湛昱梵把酒杯靠过来,低声说:“我努力努力,争取早日成为豪门,漫漫,你要不要抓住我这绩优股。”

   “你还想多豪啊?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家里多有钱?你来公司两回,开的是不一样的豪车,每一辆都能在这

   里买栋别墅。能用买别墅的钱去买车,这是钱极多的人才会做的事。我呢,以后要远离你们这样有钱的人!”陆漫漫笑着说完,埋头吃饭。

   湛昱梵挑了挑眉,小声说:“原来有钱才是追求你的障碍,得,我把钱捐给你,我当穷小子。怎么样?”

   “这个办法太好了,签约公证去?”陆漫漫脆声笑了起来。

   湛昱梵漂亮的手指尖在红酒杯口上轻轻滑动一圈,也低笑起来。

   “千金散去,若能换漫漫一笑,也值得。”

   “湛律师这么会哄女孩子,居然现在没有老婆,那真可疑。我猜,隐婚了?”陆漫漫故意说道。

   “我不干隐婚的事,我要娶我最爱的女人,并且让我身边的人都知道,我爱我的女人。”湛昱梵,手指摇了摇,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   陆漫漫趴在桌子上,笑声更大了。

   “湛律师,你演戏呢?我们两个正常一点行不行?正常人有我们这样聊天的吗?”

   湛昱梵大笑,一口把酒喝光了,朗声说:“85年的,口感真好。”

   陆漫漫眉眼弯弯地看着他,突然心里一个激灵……妈呀,85年……这酒多少钱一支?她是不是被沉默给耍了?

   她干咳一声,站了起来。

   “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   “好。”湛昱梵微笑着点头,看着她走出房间后,拿起了那支红酒,在掌心转了一圈,然后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

  话。

   “蔷薇房的帐单是多少钱?酒是多少钱?”

   那边查了一下,很快给他回话,“酒是六千五,菜是一千二,一起是六千七。湛律师您有贵宾卡,可以打八折。”

   “不必了。”湛昱梵唇角勾起一抹笑,挂上了电

  话,淡淡地说道:“六千七,这闺蜜真大方。”

   陆漫漫到了走廊上,问到了这顿饭的价钱,顿时像被人用一桶冰凉浇了个透心凉。

   哎呀,这沉默不会以为她发大财了吧?现在怎么办?找罗笑和丁湛年?或者现在回去让湛昱梵买单?

   这笔钱不是小数目,她无缘无故让湛昱梵买单,人家若觉得她占便宜怎么办?那么,就说是先找他借?

   天啦,太丢脸了!

   她在走廊上站了会儿,咬咬牙,大步往纪深爵呆的房间走。

   深绿的门紧合着,服务生站在一边,拦住了她。

   “我来找纪总汇报工作。”她定定神,深呼吸。

   服务生轻轻敲门,低声说:“纪总,有人找您汇报工作。”

   “进来。”纪深爵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陆漫漫推门进去,视线直接先落到丁夏茗的身上。

   她和纪深爵面对面坐着,正一脸崇拜地看着纪深爵。

   桌上的酒只倒出一小半,旁边摆着郁金香。桌上的菜已经撤去了,摆的是水果和甜品。

   “纪总,是我。”她朝丁夏茗笑了笑,小声说道。

   “什么事?”纪深爵转过头,眸子慢慢抬起。

   “我想找您先支点钱。”她尴尬地说道。

   “嗯?”纪深爵眉头微微拧了拧。

   “哦,我在那边请客户吃饭,刚刚发现卡不能用了。我知道您在这边……您看,我也不能影响公司的形象……”陆漫漫抿抿唇,硬着头皮撒谎。她这还不是欺负纪深爵是瞎子,所以骗骗他吗?

   丁夏茗轻笑,拿起了钱包,“三哥没有现金吧?我先给这位小姐。”

   叫三哥?陆漫漫又飞快地看向丁夏茗,她弯着脖子,露出一截白皙的肌肤,上面有几两朵新鲜的吻痕。

   “五千七。”她抚了抚头发,小声说道。

   公司是有标准的,请什么身份的客户吃饭,可以用多少钱。这个数目,那不小了。况且是来这种地方,换成精明的老板一定会问清楚的。

   陆漫漫心里直打鼓,生怕纪深爵当场甩脸色给她看。

   “我先给你。”丁夏茗把钱数了出来,微笑着递给她,小声说:“辛苦了,这么晚还在和客户应酬,加油哦。”

   陆漫漫真的感觉好丢脸!

   都是年轻人,别人随随便便可以拿出几千上万吃一顿饭,可看看她呢?她到底在干什么啊枞?

   她厚着脸皮接过钱,小声说:“纪总,我明天就和财务归帐。”

   “叫过来一起吃吧。”纪深爵拿起了餐巾,擦了擦嘴,沉声说道。

   “啊?”陆漫漫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她要去哪里找一个客户来?

   “叫过来。”纪深爵手指朝外挥了挥,沉声道:“夏茗你亲自去请,既然公司的大客户,今天我买单。”

   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陆漫漫眉头轻皱,快步上前,俯在纪深爵耳边说:“是湛律师,我请他吃饭,还他人情。”

   他把餐巾甩到桌上,淡淡地说道:“一样,叫过来吧。夏茗去请。”

   丁夏茗抿唇一笑,乖巧地起身出去了。

   陆漫漫囧得脸皮都发烫了,小声说:“你干吗,我就找你借点钱,说了明天就会归帐,你别为难我。”

   “我为难你了吗?这顿我请,不必归帐了……”他抬头看陆漫漫。

   她脸很红,一半因为激动,一半因为喝了两杯红酒。

   二人对视了片刻,陆漫漫小声问:“纪总,就是她啊?”

   “什么?”纪深爵抬了抬眼皮子,慢吞吞地问。

   “没什么。”陆漫漫拧眉,转开了头。

   现在仔细想想,她还真是找借口进来看看,看看他的心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难怪他一直保护着她,原来她是明星,明星最注重保护**。

   “我叫他一起吃个饭,你有这么不情愿?”纪深爵端起红酒杯,沉声道:“坐吧。”

   陆漫漫索性走过去,在他对面坐下,轻声说:“那,我能不能撤出来?你说的钱,我也不要了。”

   “不能。”纪深爵平静地说道。

   “你不怕我说出去?”陆漫漫拧眉,不甘心地问道。

   “和我住,不好吗?”纪深爵的视线落在她的小红脸上,低声问她。

   “不好……”陆漫漫不假思索地回道。

   “三哥,我和湛律师来了。”丁夏茗敲敲门,一脸笑容地走进来了。

   “纪总在这里,难怪漫漫一去不回。”湛昱梵落落大方地在陆漫漫身边坐下,看了看放在桌子的那叠钱,笑着说:“我刚把那边的单买了,那瓶红酒已经打包,你可以带回去。”

   “你买的,你拿着吧。”陆漫漫尴尬地说道。

   “我平常不喝酒。”湛昱梵笑着说:“今天是和你在一起,又是七夕,所以才和你一起喝了一点。”

   “湛律师是在追求我们漂亮的女职员吗?”丁夏茗在纪深爵身边坐下,亲昵地靠在他的手臂上。

   “漫漫脸皮薄,不能说追求。”湛昱梵笑了,朗声道:“我们正在彼此假装男女朋友,一起过这个七夕。”

   “湛律师真是个体贴的好男人。”丁夏茗活泼地笑笑,向湛昱梵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 “很荣幸,能得到丁小姐的夸赞。”湛昱梵满眼的笑,转头看向纪深爵,“纪总原来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大小姐还一直担心。”

   “我不是他女朋友。”丁夏茗掩唇一笑,抱住了纪深爵的胳膊,“他是我三哥,和我的两个哥哥是结拜兄弟,我们一起长大的。”

   “哦?是吗?”湛昱梵楞了一下。

   “我们住在一个院子的,后来三哥发达了也没有忘记我们。”丁夏茗眯了眯眼睛,转头看纪深爵,“不过,三哥,我要是想当你女朋友,你愿不愿意?”

   “好好当你的明星。”纪深爵的手伸过来,在她的头顶拍了拍,唇角轻勾。

   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!”丁夏茗笑了笑,转头看陆漫漫,“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 “陆漫漫。”陆漫漫现在的心情突然很放松,原来不是女朋友……

   “陆小姐,这段时间我要在OT拍广告,还有一个短剧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丁夏茗向陆漫漫伸出了手。

   “不敢当,有什么事尽管让纪总吩咐我们去办。”陆漫漫放低姿态,和她握了握手。

   “听大小姐说,这部戏有十多集,主要是在OT取景。或者陆漫漫也能客串几集去,长这么漂亮,说不定也能成大明星。”湛昱梵打趣道。

   “呵……”纪深爵笑笑,转了两下酒杯。

   “我不行。”陆漫漫朝他摆摆手,吐了口气。好像有点喝多了,

   头晕。

   “什么事做了才知道行不行,你若有兴趣,我会和我的导演说说。”丁夏茗热情地说道。

   “真不行。”陆漫漫摇头,笑着说:“我嘴笨,不会说话。”

   “都是练出来的。”丁夏茗很健谈,噼哩啪啦地说起了刚拍戏时遇上的囧事,逗得陆漫漫和湛昱梵不停地笑。

   “真的吗?”陆漫漫渐渐放松了,开始还会悄悄看看纪深爵,后来就和丁夏茗、湛昱梵聊到一起去了。

   “时候不早了呢。”丁夏茗突然看了看表,惊呼道:“三哥,我们还要去看晚场电影的。”

   “纪总看电影吗?”陆漫漫月兑口而出。

   “是三哥很爱看的电影,《教父》,在怀旧剧场晚场三部连播,我们今晚打算看通宵。”丁夏茗笑着说:“若陆小姐和湛律师有空,我们一起去吧,和你们聊天真的很放松。”

   “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。”湛昱梵笑着摇头。

   “我明天要上班,我就不去了。”陆漫漫几乎同时拒绝。

   “一起去,看一场就好。”纪深爵终于开口了,直视湛昱梵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正好有些事要和湛律师谈谈。”

   “这样……好吧。”湛昱梵沉吟一下,点头应约。

   陆漫漫走的时候没忘了带那瓶酒,这么贵的酒,她得放进冰箱,一天品一口,喝上十天才行。

   纪深爵的车是丁夏茗开的,陆漫漫坐湛昱梵的车。一路上她都在想丁夏茗的话,看来纪深爵真像传言的那样,是私生子。这样的生世,让他在纪家一定不太好过吧?

   电影院的晚晚场被纪深爵包下来了。

   他们从贵宾通道进入剧场,等他们坐定了,电影才开始放映。

   丁夏茗总是接听电

  话,都是经理人打给她的,所以她坐在了靠外的位置。如此一来,陆漫漫就坐在了纪深爵和湛昱梵的中间。

   她没看过《教父》,酒精在她胃里发烧,开始了没一会儿,她就昏昏欲睡了。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来,此时若能躺在她的大沙发上,那该多享受。

   随着时间过去,她终于没忍住,眼睛一闭,睡着了。

   她这两天多累啊,跟陀螺一样地转个不停,脚踝肿着,还得跑上跑下,生怕耽误了大家的事。

   这时候,她就应该睡觉才对。

   她的小脑袋开始往旁边偏,一点一点地往纪深爵的肩上滑去。

   湛昱梵扭头看了看她,手掌探过来,直接扶住了她的脑袋,让她靠到了自己的肩上。

   纪深爵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没动。

   “嗨,陆漫漫睡着了呀。”丁夏茗回来了,一脸为难地说道:“三哥,我得回去对戏,剧本改了。”

   “去吧。”纪深爵点点头。

   “我给你助理打了电

  话,他们马上就到,会来接你回去。你别老睁着眼睛,休息一会儿。”丁夏茗弯下腰,手掌在他的眼睛上捂了捂,关切地说道。

   “去吧。”纪深爵拉下了她的手。

   “对不起啊,我不能陪你了。”丁夏茗突然往他的脸上亲了一下,俏皮地说道:“希望明年的今天,你已经把我当你的女朋友了。这个,是预支给你的明年的吻。”

   纪深爵手指挥了挥,一脸平静。

   电影的光投在两个大男人的脸上,湛昱梵神情平静,纪深爵唇角的笑却带了些戏谑。

   “啪……”电影里突然传出一声枪响,惊得陆漫漫一颤。

   “嘘。”湛昱梵立刻把手捂到了陆漫漫的耳朵上,轻轻地哄了一声,“别怕。”

   陆漫漫勉强睁开眼睛,冲着宽荧幕怔了片刻,慢慢地转头看湛昱梵。

   “湛律师……不好意思,我睡着了。”她坐正了,一脸尴尬地道歉芾。

   “没事,说好今天要伪装到底的,我的肩膀你尽管靠。”湛昱梵拍拍肩,满面笑容。

   “湛律师别开玩笑了。”陆漫漫扭头看了一眼,没发现丁夏茗枞。

   “丁小姐呢?”她好奇地问道。

   “她回去看剧本了。”湛昱梵笑了笑,视线回到电影上面。

   这么说,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,她坐在了两个大男人中间?她坐直了一点,假装捋头发,悄悄瞟纪深爵。

   他眼睛都不到,还要跑来看电影,性子真古怪。屏幕闪烁的幽暗之光落在他的脸上,平静的神情看不出半点情绪。

   “这个电影,还是我小时候看过的。”她往电影上看了一眼,找了个话题。

   “你和沉默也聊过吧。”湛昱梵笑道。

   “没有,你快别和我提她了,今天白高兴一场。”陆漫漫懊恼地说道。

   “真生气了?你不是还说人家是真的忙,节日加班很辛苦?”湛昱梵俊眉一扬,笑着看她。

   “看电影吧,别吵到纪总,他脾气不太好。”陆漫漫抿了抿唇,手往电影上指。

   手放下来时,习惯性地往扶手上扶了一下。不想纪深爵的手也在上面搁着,她直接抓到了他的手指。

   她连忙缩回来,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到了月退上面。

   湛昱梵的视线在她的手上停了几秒,站了起来,朝坐在最后一排的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。工作人员匆匆过来,和他耳语了几句,快步走出了放映厅。

   “有事吗?”陆漫漫抬头看他,小声问道。

   “没事。”湛昱梵笑笑,坐回原处。

   工作人员很快就回来了,端着托盘走到了他们后面一排。

   “喝瓶牛奶,解解酒,然后我送你回去休息,别看了。”湛昱梵拧开了牛奶瓶盖,把吸管放进去,递到了陆漫漫手里。

   “谢谢……”陆漫漫很意外,湛昱梵也是个很细心的人!而且大律师一点架子也没有,也不在乎她的那些闲言碎语,这让她觉得这人人品不错。

   “要凌晨了。”湛昱梵抬腕看了看表,转头看纪深爵,微笑着说:“纪总,我先送她回去。”

   纪深爵微微侧脸,淡淡地说:“她和我住,你要送她去哪?”

   湛昱梵还是笑,低声说:“就先送她回去休息吧,漫漫白天工作,晚上还要当你的护理,挺辛苦的,纪总其实可以考虑一下,换个职业的护理。”

   纪深爵完全转过了头,唇角也缓缓勾了起来。

   明明他笑的时候特别温和,特别勾

  人,但陆漫漫这时候却感受到了一阵寒意。

   “湛律师是不是想知道,她和我之间到底什么关系?”纪深爵抬手,打了个响指。

   大厅的灯全部亮起来了。

   陆漫漫左右看看,头皮发麻。她不知道纪深爵又想做什么,会说什么难听的话……她卡在两个人中间,逃走都不方便。

   “漫漫要告诉他吗?还是我说?”纪深爵站了起来,眼神还是落在电影上。

   男主角正拿着酒杯,倨傲冷漠地看着闯进来的女配角,听着她声嘶力竭地狂吼。

   陆漫漫才不会要把那么没尺度没底限的结婚协议告诉别人!她挠挠下巴,从湛昱梵身前挤过去,匆匆说道:“回去了。”

   “她会告诉你的,湛律师尽管追求她。”纪深爵终于转过头了,手在前排椅背上拍了拍,扶着椅背,慢慢往外走。

   陆漫漫这时候已经到了门口,扭头看时,纪深爵正从台阶上一步一步地走下来。

   他的速度很慢,手指顺着右侧的墙一路轻轻划过来。这是他在辩认方向。

   陆漫漫没忍住,过去拉住了他的手,小声提醒道:“前面还有五个台阶,小心。”

   纪深爵的手指直直地伸着,任她握紧。到下了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,才反过来,用力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 他抓得真的很用力,她的手指都被她握痛了。她飞快抬眸看他,一向波澜不惊的纪深爵,此刻的脸上有着很深的怒意。

   生什么气啊?

   陆漫漫往回扌由了一下手指,小声说:“痛。”

   不哼还好,一哼,他的手抓得更紧了。绕过栏杆后,矮墙正好挡住了湛昱梵的视线。纪深爵猛地转身,嘴封住了陆漫漫还残留着牛奶味道的嘴唇。

   “呃……”陆漫漫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。

   “纪总。”

   助理在前面叫了他一声。

   他松开了陆漫漫的嘴,拉着她大步往门外走。

   湛昱梵这时候才绕过了栏杆,拿出手帕,擦了擦手指,眸子紧盯着前面远去的一行人。

   纪深爵的四名助理走在后面,纪深爵拉着陆漫漫走在前面,步子不快不慢。

   “到底什么关系?”他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。

   叮……他的手机响了,屏幕上显示的是斯苍城的号码。

   “我在兰合,你过来一趟。”斯苍城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。

   “嗯。”他挂断电

  话,大步往影院外面走。

   兰和酒店的套房。

   斯苍城下了床,从钱包里拿了一叠钱,往床上的年轻女人身上摔,“出去吧。”

   “晚上不让我陪你吗?”女人坐起来,娇滴嘀地问道。

   斯苍城拧拧眉,不悦地扫了她一眼。

   女人不多言,立刻起来穿衣服,收好钱,离开了房间。

   斯苍城倒了杯红酒,慢步走到了窗前,刷地一下拉开了窗帘。

   外面夜灯正璀璨,丝毫没有夜深而减少半点光芒。

   他喝了口酒,拿了根雪茄过来,慢悠悠地吸了一口。

   房门敲响了,他扭头看了一眼,吐了两口烟雾,才慢步过去开门。

   “什么事?”湛昱梵走进来,视线在床上停了一秒,落回他的身上,“你又找那个女人了?纪桐若知道了,这个女人也活不了。”

   “管她。”斯苍城丢给他一根雪茄,低声问:“那件事查得怎么样了,人找到了吗?”

   “叫我就是问这事?”湛昱梵用细长的火柴点着了雪茄,往沙发上一靠,眼里涌出几点笑意,“是纪桐要查岗,所以拉我来当挡箭牌吧。”

   斯苍城笑笑,倒了两杯酒过来。

   果然,没几分钟,纪桐的电

  话打进来了。斯苍城拿起手机,划开了屏幕,直接递给了湛昱梵。

   “嫂子。”湛昱梵笑着打招呼。

   “是昱梵啊,你和他在一块儿?他怎么不接电

  话。他喝多了,我刚把他丢到地上。你要派个人来接他吗?”湛昱梵朝斯苍城比了个手势。

   “不了,让他躺着吧,真烦人。”纪桐不满地嘀咕了几句,挂断了电

  话。

   “律师就是会骗人。”斯苍城指了指他,笑着说道。

   “你还是收敛一点,大嫂挺好的。外面的女人都是看着你的钱,其实灯一关,就是那么回事,你何必经常换来换去。”湛昱梵扬了扬眉,把手机丢回去。

   “你知道什么,你结了婚,就明白了。”斯苍城抚了抚额,眉头紧皱,“那就是个母老虎。”“那我走了。”湛昱梵站起来,准备出去。

   “喂,你那事到底查得怎么样了?”斯苍城叫住了他,疑惑地问道:“我在这事上可砸了不少的钱了,你可别戏弄我。”

   “怎么会呢?三年前,我就从客户那里得到这线索,追查了整整三年。十个亿的资金,若我找回来,你我一人五亿,你不必留在OT,我也不必和人唇枪舌战。”湛昱梵笑了笑,朝他挥了挥指间的雪茄。

   “说得简单,事情都过了十多年,谁知道这笔钱会不会已经被人给吞了。”

   “不会,我马上就能得到那个会计的名字了。”湛昱梵自信地说道。

   “快点吧。”斯苍城掐了雪茄,阴鸷的眼神紧盯着他,“到底是什么客户。”

Tagged
Back To Top